诗歌常识题库

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时间:2019-07-22 整理:本站 点击:196次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慕洛琛闻言,拳头紧紧地攥在一起,骨头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 叶简汐却没有再看他,转身将查理拉了起来。 查理胸口被慕洛琛重重的...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慕洛琛闻言,拳头紧紧地攥在一起,骨头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 叶简汐却没有再看他,转身将查理拉了起来。 查理胸口被慕洛琛重重的砸了几拳,胸口疼得紧,可看着叶简汐通红的眼睛,一副想要落泪又强忍着的模样,低声安慰道:“我没事的,你放心。 ”叶简汐看了他脸上青青紫紫的伤口,眼窝更加的酸胀:“我们先走吧。

”“嗯。 ”查理擦了擦嘴角,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慕洛琛。

见两个人要走,慕洛琛动了动,像是要上前。

可在他走上前之前,苏瑾年走到他身边,握住了他的胳膊,心疼的看着他被叶简汐扇了一巴掌的脸,“阿琛,别跟他们计较了。 ”打人不打脸,一个人的脸面有多重要,哪里能是随便能打的?从她有记忆开始,慕老爷子也不曾打过慕洛琛的脸。 可叶简汐竟然为了别的男人打了慕洛琛……苏瑾年心疼的同时,对叶简汐的也有了几分不满。 慕洛琛定定的看着查理和简汐的身影消失在画廊的入口处,面上的冷硬渐渐的消失,俯首看着苏瑾年:“委屈你了。 ”苏瑾年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我不委屈,一点都不委屈。

”停顿了几秒,又补充说,“看到你还为我紧张,我……”“宴会开始了,我们先走吧。

”慕洛琛打断她的话,抬步往大厅里走。 苏瑾年余下的话咽了回去,点了点头,说:“好。

”待两人回到大厅,订婚典礼已经开始举行,台上司仪正在说着话,原本坐着叶简汐和查理没了人影,沈家和裴家上下都在。

裴老爷子侧首,看到慕洛琛脸上那个清晰的巴掌印,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深。

慕洛琛像是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只是专心的盯着台上。

偏厅。

叶简汐给查理处理完伤口后,诚心的说:“对不起,我没想到他会下手这么重。

”“说什么傻话,咱们不是朋友吗?”查理说着话,想要笑,但刚笑便牵到了嘴角的伤口,疼得倒抽了口气。 忍了那阵疼痛,查理说:“不疼的,你别内疚。 ”叶简汐望着他的面容,欲言又止。

其实……她是真的对不住查理,刚才只是演戏,一场让裴老爷子相信的戏,而后来,慕洛琛出手打查理,打的那么狠,是她没想到的。 想到自己刚才打在慕洛琛脸上的那一巴掌,叶简汐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查理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拿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之后,说:“简汐,我现在脸成了这样,只怕没办法再出席了,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原本他也没打算参加这场晚宴,不过是……想借着机会和她见一面罢了,她最近都在躲着他。

“查理,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做。

”叶简汐摇了摇头说。

查理闻言,面色一正:“是和慕洛琛有关吗?简汐,他都这么对你了,你怎么还这么……”“不是和他有关的,查理,我必须留下来。

”叶简汐不能明说,但态度坚决。 查理望着她,唇瓣翕动了下,说:“那你需要做什么事情,我帮你做。

”“这件事,只能我自己亲自去做。

”“那你去做,我在这里等着你,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不放心。 ”查理拧眉沉思了几秒说。 这是他最大的妥协。

叶简汐想到等下要去见裴老爷子,不知道那只老狐狸会做什么事情,点头说:“那好,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如果半个小时,我还没回来的话,你就找沈家的人要人。

”查理轻嗯了一声。 叶简汐见他点头答应,那纸巾擦了擦手上的药,转身往外面走。

走到大厅,订婚典礼已经进行到了最后,沈清华单膝下跪,将戒指一点点套在裴映雪的手上。

所有人都在欢呼,叶简汐却面色平静的穿过人群,去找裴老爷子。 现在裴老爷子应该相信,她和慕洛琛因为苏瑾年的出现出了矛盾,她要做的是,让裴老爷子百分百的相信,自己听到和看到的……走到中央的桌子前,叶简汐看到慕洛琛,眉眼动了动,但很快,她掩住心头的波动,向裴老爷子走过去。 “裴老先生,有些话能跟你说一下吗?”叶简汐走到裴老爷子跟前,看也不看慕洛琛一眼,道。 裴老爷子回头看到叶简汐,有些讶异的问:“jane女士,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的?”“这里不方便说,可否借一步说话?”裴老爷子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叶简汐见他点头,转身往外走。 裴老爷子跟着她走的时候,注意到慕洛琛在叶简汐出现后,脸色变得很冷,也没有挽留她,心情更加的愉悦。

到大厅外面,叶简汐站住了脚步,脸色一变,带着怒气瞪着裴老爷子,“苏瑾年的事情是你安排的?”“jane女士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听不懂,什么叫瑾年的事情是我安排的?”裴老爷子装聋作哑。 “别跟我装傻!裴锦德,我是叶简汐!我父亲是你害死的,我当初也差点被你害死!现在你又挑拨我和慕洛琛的感情,我不会饶了你的!”叶简汐怒吼,脸上充斥着恨意。

裴老爷子看着她抓狂的模样,脸上的笑意不变:“原来你真的是简汐,没错,你父亲是我害死的,你们全家也都是我逼上绝路的,可就凭你,想跟我逗,你斗得过我吗?叶简汐,慕洛琛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我会让你一点点的尝到,什么叫绝望!”顿了下,裴老爷子话锋一转。

“当然,如果你不想我把你逼到绝路,你也可以把钥匙交出来,我可以既往不咎,甚至可以让瑾年把慕洛琛还给你。 ”叶简汐啐了他一口,“你休想!”裴老爷子皮笑肉不笑,“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罢,他转身要走。

可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叶简汐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杯子,朝着他的脑袋上砸了过去。

裴老爷子感觉自己后脑勺一疼,抬手摸了下,手心染了一片鲜血。

他脸色一沉。 叶简汐威胁道:“裴锦德,你以为你可以赢我吗?我告诉你,我手里不止有钥匙,还有你被侮辱的视频,我警告你,让苏瑾年离洛琛远远的!否则,我立刻播放视频,给全国人民看!”裴锦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在她说出最后一个字,猛地上前要去抓叶简汐。 叶简汐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么做,所以在他过来的刹那,立刻转身往大厅里跑。

他们所在的地方,本就离大厅近。 叶简汐没跑两步,便到了大厅口,可就在她跨步要进入大厅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闪出来。 她没能刹住脚,狠狠地撞了上去。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分隔线----------------------------

本月热点

  • 支援于知音新诗百年峰会(福开顽慎重)复评合计目空一世名单的顺俗开顽慎重都
  •    支援于知音新诗百年峰会(福开顽慎重)复评合计目空一世名单的顺俗开顽慎重都 对应允应允都人来隔山观虎斗,一百年,远永远于一蠢动不定的联合长度。 安步,对人类熟手而言,对浩渺的诗歌已往史而...

  • 长信乐信灵活配置混合C(004609)基金基本概况
  •    1、资产配置策略本基金将通过跟踪考量通常的宏观经济变量(包括GDP增长率、CPI走势、M2的绝对水平和增长率、利率水平与走势等)以及各项国家政策(包括财政、税收、货币、汇率政策等),并结合美林...

  • 我院2019届本科毕业论文动员大会圆满结束
  •    外国学院教学科讯10月18日中午一点,由我院教学科主办的外国语学院2019届本科毕业论文动员大会顺利召开,2015级同学全体到场,宁梅副院长出席并讲话。 毕业论文写作是本科生教学工作的一...

  • 让快乐导航——浅谈小学英语愉快教学法
  •    【八年级英语论文】[关键词]愉快教育愿学想学乐学[内容摘要]“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知者不如乐知者”,“愉快教育”能充分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使教育融合于教学中,融合于全部课外活动中,既提高了学...

  • 科创板打新门槛不低于6000万 12只主题基金或受益
  •    科创板打新门槛不低于6000万12只主题基金或受益 日前,上交所科创板股票公开发行自律委员会对科创板初期企业平稳发行提出行业倡导建议,提及网下投资者及其管理的配售对象账户持有市值门槛不低于6...

  • 台星座专家谈Selina离婚原因 被批马后炮
  •    网易娱乐3月17日报道据台湾媒体报道,唐立淇的分析,向来是不少人做为参考的依据。 先前,有不少命理师出面探讨,但唐立淇第一时间却没对外发表感言,可她日前在节目上点出与阿中分手的,不外乎就...

  • 中来往月朔在俄巴望交通畏妻如虎 致2人打劫13人受伤
  •    中来往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领事闫文滨28日缓和,一辆载有中来往月朔的聚会应允巴当天在俄罗斯滨海称扬区狗彘不若交通畏妻如虎,造成中来往月朔2人打劫,13人覆按知心受伤。 闫文滨诈骗,10名伤...

  • 都是青玉惹的祸,我只做你的红尘过客
  •    今夜,望淮亭上,再次传来幽怨的箫音,我从遥远的淅水河畔走来,携当年你送我的青玉,穿越温馨的渔火,将我的思念,幻化成一支梅,开在你盘膝而坐的的荒凉里,这一场源自灵魂深处的落雪,终是一如往昔的...

  • 来成都天府职业技术学校了解航空的发展史
  •    1670年,意大利修道士德拉纳オ绘制出气球设想图(图12),即用四个直径各为的真空铜箔薄壁圆球,吊起一具船形吊舱,以悬浮在空中。 但他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薄铜皮的真空圆球一定会被外部大气...

  • 【活着值得看吗】《活着已值得庆祝》读后感300字 高考全命题作文题目
  •    【活着值得看吗】《活着已值得庆祝》读后感300字发布时间:来源:访问:次【高中日记】这个暑假,我读了刘伟写的《活着已值得庆祝》,令我大为感动。 这本书的封面很简单:刘伟坐着琴凳上,他身后...

网站地图 | 由诗歌常识题库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6449.com诗歌常识题库_诗歌范文_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