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常识题库

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时间:2019-07-22 整理:本站 点击:159次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这个问题,再问老太太一百遍,也得不到答案。 叶简汐没打算去问她,也没打算再跟吴春熙深究下去,“三婶,我知道了。 ”从吴春熙...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这个问题,再问老太太一百遍,也得不到答案。

叶简汐没打算去问她,也没打算再跟吴春熙深究下去,“三婶,我知道了。 ”从吴春熙的宅院里出来,叶简汐回了自己的卧房,发现慕洛琛还没回来。

不由得有些担心,也不知道老太太有什么事情,需要跟洛琛谈那么久。 家里别再发生事情了,眼下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叶简汐坐在沙发上,等了又一会儿,实在困倦到了极点,便拿了衣服先去洗澡。

进入洗浴间没多会儿,听到外面有声音。

她出声,问:“是阿琛吗?”“是。 ”卧室里传来慕洛琛低沉的嗓音。 叶简汐听到是他的声音,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差不多洗完,从浴室里出来,却见慕洛琛坐在电脑跟前,正在对着电脑做什么。 叶简汐走到他身后,看了一眼,都是一些表格和资料,这些东西她接触过,不过看不懂:“怎么又弄这些资料?”“顾家的事情出了些岔子,需要再处理一下。

”慕洛琛停下手上的工作,回头看了她一眼,“你先睡觉,我处理了这些资料,还要一会儿。 ”“我还是等着你吧。 ”叶简汐说了句,便拿了本书,坐到沙发上看书。

慕洛琛目光沉沉的看了她一会儿,收回了目光,继续专心的工作。 房间里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叶简汐看着书上的字,眼前越来越模糊,脑袋也渐渐的低了下去。

最后鼻尖抵着书,陷入了梦境中。 慕洛琛工作告一段落,察觉到房间里安静的有些异常,回头看向叶简汐所在的方向,便见到她像只慵懒的猫儿一样蜷缩着睡着了。 目光不由得顿了顿。

而后笑着起身,走到她跟前,把她抱了起来。 叶简汐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颠簸,嘤咛了一声。 慕洛琛拍着她的背部,像哄孩子一样,轻轻的拍了几下,低声道:“睡吧。 ”叶简汐在他的安抚下,渐渐的沉睡了过去。 待她重新睡熟后,慕洛琛将被子掖好,折回到电脑跟前,继续工作。 夜色沉沉,房间里响起轻微的嗒嗒声……早晨五六点钟,天色灰蒙蒙的一片,天上再次飘下了细碎的雪。

唐南枫端了一杯咖啡,看着外面暗沉的天,面无表情的说:“今天之内,看紧我四哥,别让他走出这家医院。

”她的身后,站着的唐安颔首不语。 唐南枫抿了口咖啡,缓缓地转过身,冷声道:“唐安,我知道你跟着我四哥时间久了,不听我的话,我理解。

可今天我所做的事情,是爷爷和奶奶点头答应的,你不按照我说的去做,唐家再没有你立足的余地。 ”唐安蹙了眉头,说:“小姐,如果先生知道你做的事情,他会生气。

”“生气?他生我的气,我又何尝不生他的气?”唐南枫怒其不争道,“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的手弄残废,现在又为了她,连唐家的基业都不顾,要插手容、顾两家的事情。

不是他公私不分,执意趟这趟浑水,我又何必在这个节骨眼出手对付顾明辅?又何必把温如意送走?”说到底,只要温如意不和她四哥牵扯上关系,就不会没有犯着她什么事情。

她何必针对温如意?可既然温如意和她四哥车上关系了,那就由不得她心慈手软。

唐南枫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把温如意弄走。

一杯咖啡很快见底,唐南枫把咖啡杯放在桌子上,“你出去吧,记得我说的话。 ”唐安不甘愿的说,“是。

”看着唐安退出了房间,唐南枫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我让你做的事情,做好了吗?”电话那边说了几句话。 唐南枫说:“嗯,我知道了,记得把她送出去后,留下两个人照顾她。 我把她托付给你,是不想她出事。

人若是在你手上出了岔子,我饶不了你。 ”话说完,唐南枫挂断了电话。

将手机放到包里,唐南枫拿起放在衣架上,火红色的呢外套,穿在身上,走出了房间。

同一时刻,容家。 房间里的闹钟滴滴答答的响起,温如意睁开眼睛,看着晦暗的房间,将床头灯打开。

坐在床头一会儿,她拿出手机,看到有一条未读的短信。

用食指轻轻的点开。

看到里面的内容,心头瞬间,压了一层沉甸甸的冰霜。

终究走到了这一天。 再不舍得又能怎样?她不得不走……唐南枫得到的消息,今天王家会协助顾家,平反顾老爷子的事情。 她若是不走,唐家便不会出手,帮容子澈。 届时,容子澈和慕洛琛合谋陷害顾老爷子的事情爆发,沦落到监狱的人,就成了他们。 失去了他们,慕家或许可以撑过去,可容家呢?容家已经没人了……温如意把手机短信删除,茫然的坐在床上一会儿,从床上走下来,简单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

既然要离开,又不能让别人找到自己。

她就不能带任何属于‘温如意’和‘沈绵绵’的东西,证件那些,唐南枫会帮她准备。 她要带的只有那些可以留作纪念的。

这一别,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或许这辈子都回不来了吧……温如意翻找抽屉好一会儿,在抽屉的最底层,找到了那枚结婚戒指。 这枚戒指,是当初容子澈给她套上去的。

或许当初,丢失了新郎的戒指,就昭示了此刻的分离。

他跟她,注定有缘无份。 温如意蹲坐在地上,将戒指用一条项链串好,戴在了自己的脖颈上,然后从相册里出出一张三人合影的照片,放在自己衣服里的兜里。 轻轻的捂着胸口,放照片的那个地方,温如意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如果知道她走了,容子澈会怎样?他会发疯,会冲动吧……温如意坐在地上,发呆了半天,掏出手机,眼睛一闭,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编辑短信。

“子澈,对不起,我离开了,我实在没有勇气再留在你身边。 当初我母亲死在毒品上,现在我也染上了毒品,我知道,自己没办法挺过这一关,所以我决定离开你们,不让你们看到我狼狈的模样。 别来找我,你如果出来找我,或许找到的是我的尸体,就让我一个人安静的度过余生吧……”“时间会治愈一切,等你忘记我了,就找个人,好好的过日子。 容爷爷,容叔和容姨都是很好的人,你好好的孝敬他们。 还有,月儿,她挺可怜的,你好好对她……”打到最后‘再见’两个字,温如意的手抖了抖,差点拿不稳手机。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分隔线----------------------------

本月热点

网站地图 | 由诗歌常识题库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6449.com诗歌常识题库_诗歌范文_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