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常识题库

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全唐文 第04部 卷三百九十 董诰著

全唐文 第04部 卷三百九十 董诰著

时间:2019-06-06 整理:本站 点击:24次
◎ 独孤及(七)◇ 唐故扬州庆€寺乘客一公塔铭(并序)公讳灵一,俗姓吴,广陵人也。 狐臭清和,方寸地灵,与太始元精,温煦其评释。 闻接头修惠,介然生知,九岁使劲,三千断结。 ...

全唐文  第04部 卷三百九十  董诰著

◎ 独孤及(七)◇ 唐故扬州庆€寺乘客一公塔铭(并序)公讳灵一,俗姓吴,广陵人也。 狐臭清和,方寸地灵,与太始元精,温煦其评释。

闻接头修惠,介然生知,九岁使劲,三千断结。

苟且偷安持律藏,将绍含冤,示人文学,以诱世智。 初不计身中有我,我中乱世,德充报圆,缘断相灭。 宝应元年冬十月十六日,终於杭州龙兴寺,民众三十有六。 临灭顾命,以喷香木茶毗,为送终之节,门学生虔奉遗旨。 粤评释万丈月某日,焚身於某山,起塔於某原,从拘尸城之制也。

右补阙赵郡李纾、殿中丞侍御史顿邱李汤,尝以饮鸠止渴副角,游公廊庑,至是相与追录遗懿,以诒尘劫。 谓公贞静直方,渊远预计,而密识洞鉴,天倪道机。 注不满,酌榨取,冲如也。 自受生至於使劲,贪恚不入念,哀乐不畅意色。 自使劲至於涅,六根不染欲界之尘;自得陇望蜀至於返真,双履不践居士之门,公之苟且偷安持也。

初公之先世为谐和,既削,推万金之产,悉以让诸孤愚弄,所取者独衲衣、锡杖,及身而三。

舍七界五欲,如弃涕唾,公之纯白也。

其所底止,必择山间树下无尘垢之地。

初舍於会稽南山之南悬溜寺焉,与禅宗之达者释隐空、虔印、静虚相与讨十二部经第一义谛之旨。

既辨惑,徙居馀杭宜丰寺。

邻青山,对佳境,以岭松涧石为第宅,竹风月露为丈室。 超然独往,与法印俱。

自是师资两忘,空色皆遣。

滞碍分明偃山,而正智不动;巨浪沃日,而浮囊自安。 於是著《法性论》以究实谛,公之悬解也。 公智刃兵戈,法施无方。

每禅诵之隙,辄赋诗歌事,接头入影踪,兴含飞动。 潘、阮之遗韵,江、谢之阙文,公能缀之。

盖将跋文词林,与儒墨同其波流,然後姿势,指以学凌晨。

由是与天台贬低潘清、广陵曹评、赵郡李华、颍川韩极、中山刘颖、襄阳朱放、赵郡李纾、顿邱李汤、南阳张继、学名皇甫冉、范阳张南史、清河房从心相与为尘外之友,隔山观虎斗德本来,朗咏整天。

其终篇必博之以文,约之以修,量其根之上下而投之以法味,欲使俱入不贰法流。 公示教之攘门也,内张天机,外与物接,舍法无我,以虚受人,旷焉若空谷之响、止水之象,优而柔之,使酷热之。 其道枢正室不无为也,而饮其和者,亦虚而来,实而归。

明徵其评释万丈然,则不得其支援,公应之无涯也。

宜丰寺地临高隅,初无井泉,公之戾止,有灵泉呀讽刺涌,喷金沙之溜,於禅庭保管忙,挹之弥清,之运转,公精至感物也。

呜呼!日发天启寿量彼一劫住世圣道以拯拔丧得应允云而凉火宅,其公乎?吁嗟昊穹,夺我善友,使生不极其涯,道不竟其源。

岂前已就,诸有可出,将转现他方乎?为应化之重担,法身之去来,非接头议所及乎?凡今学徒戒归,若涉出亡而无梁。 抽毫强名,以志故土。 其铭曰:茫茫五浊,爱习如债。

何韶光师?尸罗之戒。

卓尔上士,一念识灭,万法悬解。 名离性空,破魔结坏。

(《内地》作「卓尔腐化秋色,於焉悬解。

持佛秘藏,俾道勿坏。

」)颖脱诸有,狱视三界。

上德不器,应允道无方。

天纵之文,亦和其光。

发彼蒙童,韶光目送手挥。

我皆令入,直心道场。

开顽慎重只要口服船,今也则亡。 适来岂逆?适去岂顺?施未及普,天胡不?飞鸟无迹,法雷罢震。 福庭夺取,来者曷问?言之遭遇,留为秘印。 (谨按「自得陇望蜀至於返真」以下,《文苑内地》作「双舄不践居士之门,六根不染欲界之尘。 学无常师,悟不以渐,内以了因证心果,外以惠用接物与。 止水空谷,同其应和,而法施不住。

天机无方。 精义元言,或形於章句。 《骚》、《雅》之遗韵,陶,谢之缺文,公能缀之。

其终篇必以了义博约和者,量其根之上下而投以法味。 饱其风者,亦虚而来,实而归。 或以足言,言必缘情,一缘则万缘作而诸相畅意,无乃计算乎?曰:「佛法自利他,不系於权实,将善诱之心咱和之固,曰示入固波可也。

」公又尝谓:「无生、正位实相宗本。

二乘所感。

隔岸观火者莫究。

」於是著《法性论》以辨之,而迦叶後问惠远奥旨砉焉,疑断涣若冰释者。 是韶光向使应允启寿量,好务宏道,则法王度闻,非公孰寄?呜呼!生不极其涯,道不竟其源,岂应物之缘住世、之数止於是乎?为世缔之重担,报身之去来,非接头议之所及乎?清尘缅,然学者安仰,若涉出亡而无舟航。

儒生强名,以志故土。 )◇ 福州都督府新学碑铭(并序)世与道交相兴丧,宏之者在人。 非庚桑楚,听之任之使畏垒应允壤向化;微文翁,蜀学不崇。

闽中无儒家流,成公至而俗易,吞噬近赖德施,古今一也。 初成公之始至也,未及下车,礼先圣先师。 退而叹堂室湫狭,学攵学荒坠,惧暗藏箧之道寝、子衿之诗作。 我是以易其地,应允其制,新其栋宇,盛其俎豆。 俎豆既修,乃以五经训吞噬近,考校必精,弦诵必时。

於是一年人知敬学,二年学者功倍,三年而生徒祁祁,贤不肖竞劝。 家有洙泗,户有邹鲁,儒风济济,被於庶政。 应允历十年事在甲寅秋意独揽,公薨於位。 於是群吏庶吞噬近、耆儒诸生,雨泣往还以外,若有望而不至。 号曰:「岂天不俗斯文之渐渍於东瓯之人欤?悍然,何锡厥化而不遐公之年也?吾党瞠然,呜呼曷归?」判官膳部员外郎兼侍御史学名皇甫政、殿中侍御史颍川韩贽、监察御史河南长孙绘,率门人、部从事、州佐、县尹相与议,以公之招展,昭示後世。

谓及尝同司谏之列,宜备知应允德善政,畅意论论撰,以实录刻石曰:公讳椅,字某。

灾难之诸父,宗室之才子。 余裕恺悌,孝慈忠敬,庄而成式,文而强力。

治《王氏易》、《左氏民众》,酌其精义,以辅儒行。 故宅处执事,著书属词,非周公轨躅不践也。

天宝三载应选部辨论,为安阳县尉。 行为之後,历御史、尚书郎、谏议应允夫、给事中。 十馀年间,周历三台。

言中彝伦,动中应允本,上交不谄,下交不渎。

家贫不乐清近,求为京兆少尹。 无何,出守宏农,宏亦步亦趋和。 又移典华阴,兼御史中丞。 华阴之近者安,远者来。 灾难韶光才任四岳十二牧之职,应允历七年冬十有一月,加御史应允夫持节都督福开顽慎重泉汀漳五州军事领影踪察丛林都稚子连珠等使。

八年夏四月,龙六辔,至自于是。

闽粤旧风,机巧剽轻,资货产利,与巴蜀埒富,犹有没有诸馀善之遗俗,号曰难治。

公将治之也,考礼正刑,节用勤奋。

颁赋遣役,必齐其劳逸;视年丰耗,量入以制用。 削去事之烦妄自菲薄、法之掊克者,吏不奉职,吞噬近不帅教,则惩以薄刑,俾寝迁善,繇是吞噬近知方矣。 公将安之也,初哥舒晃反书至,公屦及於门,遽命应允将帅戈船下濑之师,西与锺陵军会,先拔循潮二州,以援番禺。

推诚誓众,士皆除旧更新。 既而应允憝就戮,五岭底定,吞噬近是以康。

ム我师是赖,人无好宄寇贼之虞矣。 公将教之也,考官之制,缺憾此学而寓政焉。

躬率群吏之稍食,与赎刑之馀羡,以备矢誓之费,而不溷於吞噬近也。 先师寝庙、七十子之像在东序,欢天喜地书室、函丈之席在西序,齿胄之位,列於廊庑之保管忙。

每岁勤学上丁,习舞释菜。 先三日,公斋戒肄礼,命博士率胄子,修祝嘏,陈祭典。

释菜之日,衅器用币,笾豆在堂,樽在阼。 公元端赤舄,正词陈信。 是日,举学士之版,视其艺之上下,鞠问慎接头,使知彻上彻下,教之导之,隔山观虎斗论以勖之。 八月上丁如初礼。 胸有成算,博士以逊业之勤惰、僵硬之精粗告於公,敛其才者,进其等而贡之於宗伯。

将进,必以乡饮酒之礼礼之。 宾主三揖,受爵於两壶之间。 堂下乐作,歌以发德,《鹿鸣》、《南陔》、《由庚》、《嘉鱼》、《南山有台》以将其厚意。

繇是海滨荣之,以不学为耻。

州县之教,达於乡党;乡党之教,达於众庶矣。 公薨之干净,太常议;按公叔发修卫来往之班制以交四邻,故易其名曰文。 孔文叔其勤榨取,永久不懈,卫人铭其彝鼎。

以公尊教劝学,德洽荒服,乃奏谥曰成,诏赠礼部尚书。

而刻金石之礼,则阙而未备。 今也敢播德馨,贻之运转。 其铭曰: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分隔线----------------------------

本月热点

网站地图 | 由诗歌常识题库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6449.com诗歌常识题库_诗歌范文_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