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常识题库

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第六十三章 抹刀子,交手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第六十三章 抹刀子,交手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时间:2019-07-14 整理:本站 点击:47次
宋启舟接到魏雨田的情报后,天黑后才带了几个人赶到临双公路。 魏雨田告诉他,大枫树据点只有一个班的伪军和一个八人的日军分队。 白天来大枫树,或许会有危险,但到晚上,大枫树据点的日伪,...

第六十三章 抹刀子,交手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宋启舟接到魏雨田的情报后,天黑后才带了几个人赶到临双公路。 魏雨田告诉他,大枫树据点只有一个班的伪军和一个八人的日军分队。 白天来大枫树,或许会有危险,但到晚上,大枫树据点的日伪,绝对不敢跨出据点一步。

魏雨田建议,抗日游击总队可以去临双公路破坏日军电话线,到时候,他也可以向上峰报功。 既然没有危险,宋启舟还是愿意跑一趟的。 他们准备了两把斧头,让两个身子轻盈的手下爬上电线杆。

当大枫树据点的枪声响起后,他们隔着据点好几里呢。 宋启舟听出有人在围攻大枫树据点后,带着人摸了过来,准备趁机捡便宜。

陈光华此时也活跃在临双公路上,他是关兴文发展的同志,与张晓儒和张达尧,都不发生关系。 听到枪声,陈光华顿时痒痒的,恨不得拿上枪跟敌人干。 遗憾的是,第三小队只有三条打不响的破枪。

可他还是一个人摸到了据点外围,就算没有枪,在旁边看看也好。

盛贤勇跟在宋启舟身边,听了一会手,轻笑着说:“司令,这是游击队,也没什么人,用鞭炮吓人呢。 ”宋启舟笑着说:“他们舍不得子弹,咱们放几枪。 ”只要开了枪,就可以告诉魏雨田,抗日游击总队对大枫树据点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张晓儒诧异地说:“咦,谁在那边放枪?”宋启舟一开枪,他就发现了。

张达尧问:“会不会是部队来人了?”张晓儒侧耳听了听,摇了摇头,笃定地说:“不可能,搞不好是国军。

”“怎么办?”张晓儒笑了笑:“既然有人要唱戏,咱们就把戏台让出来,再放一次鞭炮就撤。

”宋启舟发现,这种“进攻”还蛮有玩的,花费一点弹药,却能做一篇好文章。 特别是当他发现,据点内的日伪,根本就是胡乱射击后,更是充满了猫戏耗子的快感。 快天亮的时候,宋启舟才撤退,要是是手里没重武器,还真能打下大枫树据点。 天亮后,张晓儒接到大枫树据点送来的“紧急命令”,让淘沙村自卫团全体集合,迅速支援大枫树据点。 张晓儒带着第二、三小队赶到大枫树据点后,看到惊魂未定的刁骏,惊诧地问:“刁队长,这是怎么回事?”刁骏看到张晓儒后,脸色终于没这么苍白:“昨天晚上,游击队对大枫树进行了猛烈攻击。 ”昨天晚上,他一整晚都把心提在嗓子眼,生怕据点被攻破,到时想跑都没退路。 张晓儒关心地问:“没事吧?”刁骏面露得色:“我们进行了坚决反击,终于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晚上,游击队估计还会来,有两件事要拜托你。 ”张晓儒谦逊地说:“刁队长请进。 ”刁骏说:“第一,要迅速向山田太君报告,请他派部队回援。

此事刻不容缓,否则据点不保。 第二,支援部队没来之前,你的人要留在这里。

”周围的武装,他能调动的,也就是张晓儒的自卫团。 三塘镇的日军和警备队,根本不会鸟他。 张晓儒解释着说:“我总共才十条枪,其中只有七条能打响,准确度低得惊人。 而且,我的人,都没上过战场。

”刁骏笑着说:“没关系,没有枪可以用手榴弹嘛。

这里枪没多余的,但手榴弹管够。

另外,电话不通,还得你的人去巡查一趟。 ”张晓儒说:“不用巡查了,路口的几个瞭望塔,全部被人破坏,电话线都割了,就连电线杆,也被游击队砍断了好多。

刁队长,待在炮楼很危险啊。

”刁骏叹了口气:“那有什么办法呢?”对他来说,外面比炮楼更危险。 昨天晚上,日伪反击了整夜,张晓儒的自卫团来后,他们终于可以喘口气。

张晓儒趁机提议:“你们晚上辛苦了,我们替你们站会岗?”刁骏高兴地说:“太好了,张兄弟,感谢啊。

”昨晚担惊受怕,早就困得不行,要不是担心游击队会杀回来,早就呼呼大睡了。

张晓儒随口说:“你们的枪,是不是暂时借给我们?”刁骏只想睡觉,觉得自卫团有了枪,能睡得更安心:“没问题。

”刁骏并不知道,他把枪交给自卫团,等于把命交给了阎王爷!。 日伪一个晚上没合眼,自卫团的人来后,他们精神放松后,倒头便睡。

张达尧找到张晓儒,轻声问:“晓儒,这些人睡得跟猪一样,要不要动手?”张晓儒低声说:“先解决日本兵。

”接到刁骏的命令时,他特意把驳壳枪带上。

这个八人分队,在红部的宿舍睡大觉。

张晓儒为了不打扰他们,让一、二小队全部进炮楼,同时,把陈光华叫到后面的红部。

张晓儒望着陈光华,问:“陈光华,敢不敢杀日本人?”陈光华不以为然地说:“有什么不敢的。

”张晓儒掏出盒子炮,打开机头:“那好,跟我进去。

”陈光华吓了一跳:“现在?”张晓儒说:“他们现在睡得很死,正好送他们上西天。

”陈光华不解地说:“可是……你不是维持会长么?”旁边的张达尧,拿出两把刺刀,递给陈光华一把,说:“你不是跟着关兴文在神婆沟打了伏击,又在河神庙据点外面,抓了日本通信兵么?这两次任务,都是晓儒布置的。 ”陈光华大吃一惊,痴痴地说:“什么?这么说,张团长是……我们的人?”张晓儒缓缓地说:“我跟达哥进去解决日本人,你去炮楼监视刁骏。 如果他惊醒,由你动手。 否则,等我们来一起动手。

”陈光华应道:“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张晓儒竟然是自己人。

但想想也不奇怪,关兴文一直跟张晓儒走得近,如果张晓儒不是自己人,怎么说得过去呢?张晓儒与张达尧一人一把刺刀,悄悄摸进日军宿舍。

八个人睡在同一个房间,张晓儒跟割鸡一样,捂住对方的嘴巴,朝着心脏狠狠地刺了进去,随后还在脖子上抹一刀,把气管和喉咙割断。 温馨提示:按回车[Enter]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

------分隔线----------------------------

本月热点

网站地图 | 由诗歌常识题库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6449.com诗歌常识题库_诗歌范文_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